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北京鸿泰广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加代遭遇神秘西北客,珠江边展开生死较量?

发布日期:2024-06-09 19:51    点击次数:92

1995年春,羊城广州。代哥自新义安事件后,在深圳的声望,无疑又攀至新的高度。

江湖中的兄弟们,包括董奎安,原本对代哥的看法是:此人不可招惹,一言不合便能掏出双枪,自从新义安的冲突后,他们对代哥有了新的评价,一旦开战,能召集数百人,纷纷向代哥竖起大拇指,表示认可。宋鹏飞更是深感,与代哥为敌,无异于自寻死路,必须与之结为朋友。

代哥身边的江湖人士,对代哥的敬仰与钦佩,也随之水涨船高。

然而,北京那帮老炮儿并未离去,他们依旧在场,代哥的生意,如表店、电玩城,甚至赌场,都需要重新装潢一番,江林负责表店,而电玩城则由远刚看管。

至于赌场,左帅对此颇为恼火,刚开业三个月便遭到破坏,里面的设施都是崭新的,但既然已经发生了,也只能接受赔偿,再重新装修。

代哥也在思考,无论如何,北京来的这些老友,既然到了深圳,是不是应该带他们好好享受一番,四处逛逛。

终于有一天,大家在饭馆聚餐,是潘革提议:“代哥,你看我不少朋友,有的是来广东的,有的是来深圳的,有的是为了旅游,有的是为了做生意。听说广州那边的夜游珠江,挺有意思的。”

肖娜的大哥也提了一嘴:“代弟,那事儿我早有耳闻,听起来挺有意思的,不过咱们还没试过。”杜崽儿和闫晶也是,听说过,但没亲身体验过。

代哥听了,这不是在暗示我吗?“那行,你们都想去试试?”

这帮老哥们一拍即合,“走吧,咱们去瞧瞧,看看是个什么情况?”

“行,我回头找人问问,了解下情况。”

这帮老伙计们也是满怀期待,等着代哥回到表行,江林一个人在那儿,代哥一挥手,“江林,跟我来办公室一趟。”

“好嘞,哥。”

到了办公室,代哥对江林说,“你去安排一下,租艘船,咱们一起出去玩。”

“租船?哥。”

“夜游珠江,你听说过吗?”

“听说过,那太好了。”

“钱不是问题,你出去打听打听,看看怎么个玩法,咱们只要玩得开心,其他都好说。”

“好的,哥,我这就去。”

“你现在就去打听,打听完了告诉我一声。”

“行,哥,您放心。”

江林从表行一出来,就直奔深圳港口,那里有摆渡船、游船,还有快艇等等。

江林一到那儿就开始打听,“你好,我想租艘游船,或者那种豪华游艇,钱不是问题,关键是要让咱们玩得开心,其他都不重要。”

那位老哥一听,“兄弟,咱们以前没这么玩过,你是想从深圳一路玩到广州?”

“对,钱不是问题。”

“咱们在船上用餐怎么样?”

“当然得吃了。”

“对船上的环境有什么特别要求吗?”

“越豪华越干净越好。”

“好的,我给你个优惠价,6万块,咱们从深圳一直玩到广州。”

“6万?”

“如果你觉得贵,5万5也能接受。”

“就6万吧,我不跟你讨价还价,关键是要让他们满意,你在深圳那边找个手艺不错的厨师。”

“这个你放心,我们肯定找得到,你放心好了。”

“那就这么定了,两天后出发,你得给人准备时间,布置游艇,找厨师都需要时间的。”

回来后,我告诉代哥,“放心吧代哥,一切都安排好了,就等后天了。”

“行,”代哥那边也准备得差不多了,他把深圳的兄弟们都叫上了。

你看马三和耀东,耀东伤得比较重,马三虽然伤势好转,但胸口还缠着绷带,听说代哥要出去夜游珠江。

他打电话过来,“喂,代哥,我是马三。”

“马三,好久不见,你的伤怎么样了?”

“我这边没问题,听说你们要去夜游珠江,带我一个吧。”

“你确定你能行吗?伤势没问题吧?”

“代哥,你放心,我就算这样,也没耽误过找乐子,我都去了三四次了。”

“你这家伙,真是的,好吧,那就来吧,明天中午,大约12点到一点之间,我们就直接上船了,晚上我们就在船上用餐。”

“行哥,我明天就过去,没问题。”

除了远刚和乔巴他们两个不参与,乔巴这人挺有个性的,他和代哥他们能打成一片,但和其他人就不行了。你看,乔巴他不善于交际,不结交朋友。远刚则是个老实人,有点憨厚,代哥说什么,他就听什么,别人的话他就不吭声,他不愿意多说话。

他们两个不参加,其他人都准备好了,到了后天,大家都在深圳港口集合。你看马三,手臂上缠着绷带,一看就挺有趣。

还有潘革、杜崽、闫晶,包括肖娜、哈僧、戈登,大家都到齐了。

代哥手下的兄弟有江林和左帅,原本他们两个是不打算去的,但代哥坚持要他们去,必须去。再加上马三,剩下的就是北京那帮老朋友了。

一共十来个人,一上船,船长一挥手,“大家站稳了,我们出发了。”船一开动,一路上欣赏着沿途的风景,吹着江风,真是舒适极了。

船的一二层,一楼有浴室、卫生间和休息室,二楼则像个小亭子,你可以在上面欣赏风景,感觉特别棒。

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就到了五六点钟,天色还未完全暗下来,夜幕刚刚降临,放眼望去,两边的高楼大厦,真是令人心旷神怡。

沿途的景色,两侧的摩天大楼,真是让人心旷神怡,这帮老友一瞧,"哎呦,这南方的风光真是没得说,看看深圳,北京可比不了。"

一楼的厨师忙得不亦乐乎,无论是中餐、西餐,还是粤菜,准备了二三十道佳肴,足够大家大快朵颐,起初大家兴致勃勃,但大象却有些晕船,感觉不太舒服。

大哥见状,"怎么了你?"

"嗯,我有点头晕,有点恶心,晕船了,下去帮我拿点药吧。"游船上通常会备有晕车药。

大象这会儿也吃不下东西,一路上欣赏着美景,从深圳到广州的距离说远不远,说近也不近,船行了十几个小时,晚上十点半终于抵达了广州越秀天歌码头。

船一靠岸,代哥就问,"大家玩得怎么样?"

这帮老友一看,"玩得好极了,太棒了,这一趟得花不少钱吧?"

"代哥,咱们别纠结这个,钱不是问题,关键是大家玩得开心,享受了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"

这帮老伙计们一下子被这美景深深吸引,甚至有些沉醉其中,真是一次难忘的体验。

随着夜幕的降临,代哥说,"从广州调几辆车过来,咱们不坐船回去了,改坐车。江林,你去安排一下。"他们继续在这里享受,代哥到了广州,没有给其他人打电话,那他是打给谁了呢?

“喂,杜铁男,我是加代,我到了广州越秀的天歌码头,刚下船,你赶紧过来,咱们找个地方吃顿好的,吃完了你安排个地方,咱们今晚好好放松一下。”

“加代,你真会享受生活,我这就过去,你稍等。”

“好的,我等你。”

杜铁男,沿着越秀的江边,开了四辆车,车上坐满了人,不单是兄弟,还有沿江路的老板们,包括酒店和歌厅的老板们。

听说加代回来了,他们都想请加代吃饭,一见到加代,就热情地握手,“代哥。”加代也亲切地称呼他为男哥,两人互相尊重。

“我来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肖娜大哥,来自北京。”杜铁男一来就热情地握手。

“肖娜大哥,我是杜铁男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他一个个地介绍了在场的每个人,你看戈登、哈僧、白小航、杜崽,还有肖娜,都一一介绍过了。

这时,大象突然有点忍不住了,“代哥,附近有没有厕所,我肚子有点不舒服,感觉有点晕,还有点冷。”

“你往前走不远就有一个。”

“那好,我先去一趟。”大象赶紧去解决个人问题。

大家在这里聊了一会儿天,也等了一会儿,大象不到十分钟就回来了,大家纷纷上车,潘革还开玩笑说,“肖娜大哥,你看加代,不仅在深圳有很多朋友,连打仗都那么多人支持,现在到了广州,你看你的兄弟们还请你吃饭,你看他们开的都是什么车,最差的都是凯迪拉克,肖娜大哥。你还在开你那辆旧车。”

“哎,潘革,咱们能聊得来吗?如果你不愿意,那咱们就别说了吧。”

“哎,娜哥,别误会,我真没别的意思,我这不是想表达对加代的敬意嘛。”

“可你老拿我当例子,总拿我当话题。”

他们这帮老友记,聚在一起总是谈笑风生,但从不翻脸。

他们正计划着去哪儿呢?去广州站,越秀区的广州站。到了广州,如果你不知道吃什么,首先得尝尝当地的点心,再来就是下午茶了,而最值得一试的当然是海鲜,这里的海鲜不仅新鲜,而且烹饪手法独具一格,味道鲜美。

他们一行人刚在船上大快朵颐,现在来到广州,准备细细品尝。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海鲜城,就在广州站附近,三层的建筑,大约3000平方米,内部装潢豪华,顾客络绎不绝。

但铁男已经提前安排好了一切,大家刚一进门,大象就感到不适,有些恶心,“我得去那边的洗手间一趟。”

其他人似乎并不在意,但江林却留了个心眼,他比较细心,毕竟作为从北京来的客人,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尽地主之谊,不能自己先走,把别人晾在一边。

江林站在门口,点了支烟,静静地等大象回来,没有多说什么。大象走了十来二十米远,蹲下来,尝试着呕吐,但努力了几次也没能吐出来,显得相当难受。

真是无巧不成书,说曹操曹操就到。怎么了?就在他眼前,三个年轻人走了过来,他们既不是东北的,也不是南方的,而是来自西北。瞧那个领头的,戴着顶小白帽,看起来大概二十四五岁,后面跟着的两个小伙子,大约二十岁左右。

他们一来到这里,就开始窃窃私语,你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,但能感觉到他们在互相推诿,“你上,你先来”,“我不行”,“你非去不可”。其中一个看起来快到二十岁的小伙子,个子不高,大约一米六五左右。

大象正在这里忙活着,小伙子刚走到他面前,大象突然一动,轰隆一声,把小伙子吓得不轻。

旁边那个叫库尔曼的小伙子,一看这情况,就喊了声,“上!”他立刻走上前去,大象还在忙着,库尔曼悄悄地伸出手,想要偷东西。大象是干什么的?

北京的老江湖们,一个个都是从二十来岁开始混的,那时候谁没偷过抢过,80年代偷东西不丢人,他们是为了生存,不偷就得饿死。但你看后来,他们混得风生水起,转型了。

说到偷,他们可都是行家,是不是?

库尔曼的手刚伸进去,刚摸到钱包,那时候北京的大哥,东北的也好,都喜欢说拿钱包,没有直接把钱揣兜里的。

手刚夹住钱包,大象就感觉到了,虽说他多年不干这行了,但警觉性还在,啪的一声,直接抓住了库尔曼的手,回头就是一句,“你干什么呢?”

“你敢偷钱?!”大象毫不留情,一巴掌甩在对方脸上,那小子瞬间倒地不起。旁边两个家伙见状,急忙上前。大象一瞥,大声喊道:“江林,江林!”江林从门外一瞥,问道:“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两个家伙一见大象高大威猛,身高一米八多,接近一米九,再看江林气势汹汹,顿时不敢轻举妄动。

他们犹豫了一下,连忙解释:“大哥,我们没有恶意,只是迷路了。”

江林冷笑一声:“小兔崽子,给我跪下!”

就在他们争执时,其他兄弟已经上楼,代哥和肖娜大哥正在一楼点菜。

菜点好了,代哥纳闷大象他们怎么还没回来。走到门口一看,发现他们正扣着三个小孩,代哥上前问道:“江林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哥,他们想抢包。”

“偷包?”代哥上前一看,三个小孩衣着破烂,便没有多说什么。

这时,大象对着其中一个小孩,“去你的!”一巴掌将他打飞。

代哥一把拉住大象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妈的,他们想抢我的包。”

“不是没抢走吗?”

“我抓得紧,差点就被抢走了。”

“你这样欺负三个小孩算什么?你们三个赶紧走,听见没有?以后注意点,别在这里闹事,赶紧滚。”

代哥一说“滚”,三个小孩点头如捣蒜,转身就跑,跑出去大约二十米远。

库尔曼那小子,眼神一闪,代哥瞥了他一眼,立马示意他走人,他点头示意,三小子便匆匆离去。

娜哥这边一回来,就看到这场面,他不禁骂道:“这些小混蛋,真是欠管教,现在是什么时代了,咱们以前抢东西,偷包,那是为了混口饭吃。现在这世道,干什么不行,还非得偷钱?”

江林一瞧,便说:“哥,看这些人,不像是我们东北的,也不像南方的,倒像是西北那边的人。”

“得了,别管这些,上楼吃饭去吧。”

不论是江林还是加代,甚至是大象,他们谁也没把这当回事,三个小毛贼而已。他们几个上楼去,大家就在这里吃喝起来。

库尔曼带着两个小弟回到他们的地盘,一进屋,就看到简陋的床铺,连床都不是,就是木板上铺了层草席,上面放着被子和枕头。那被子,脏得连内裤都不如,那股味道,一闻就让人受不了。

他从枕头底下猛地一抽,掏出了什么?一把长长的,弯弯的刀,随身携带,他们带的这种刀,是合法的,叫做圆月弯刀,西北人喜欢用这种刀,不习惯用那些小刀片,大砍刀,开山刀之类的。之前他们三个就带了一把,要不是看人多,早就动手了,你以为他们好欺负?

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把,三个小孩儿就往外走,其他成员看到他们,问他们要干什么,他们说的话,别人听不懂,但意思大家都明白。

"派个人去!"他直奔广州站旁边的海鲜城,站在门口静静等待,不抽烟,也不言语,只是默默守候。

楼上的代哥他们11点多开始用餐,一直吃到12点多,一个个吃得心满意足,喝得畅快淋漓。他们本就不饿,只是过来尝尝海鲜,啤酒白酒也没少喝。

杜铁男提议道:"咱们也吃得差不多了,喝得差不多了,咱们去沿江路,我带你们转转,看看我代哥以前待过的地方,这条酒吧街,咱们看上哪家就在哪玩,随意玩。"

娜哥看了一眼说:"那个,我年纪大了,就跟着大伙儿去吧,我也玩不动了,跟着大家走。"

一行人从楼上下来,恰好大象和肖娜走在最后,所有人到了门口,代哥一指,杜铁男他们去取车了。

代哥他们这帮兄弟在这里揉揉肚子,消化消化,大象没在屋里上厕所,仿佛命中注定要来这么一出,他朝这边走来,"娜哥,咱们去撒泡尿。"

娜哥看了他一眼说:"你离远点,门口这么多人,你往大道上撒尿,怎么,显得你那玩意儿大?"

"不是娜哥,你看看你这...那个,我上那边去,你去不去?"

"走,我也去撒泡尿。"

两人结伴,朝东边走去,走了大约三四十米远,代哥一挥手,"你们俩快点,车来了。"

两人一到这里,正要脱下裤子,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滑稽。大象瞥了一眼,调侃道,“娜哥,说真的,你这年纪不小了,但那玩意儿挺有看头的。”

“我哪里厉害了,瞧瞧你的,跟根大棒似的。”两人边说边笑,这些社会人士,聊天时毫无顾忌,什么都敢说。

库尔曼带着两个小伙子站在后面,当他们正要提裤子,还没来得及回头时,库尔曼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,大约两三米远。

他站定后,突然大喝一声。

大象一回头。

“就是这家伙打的我,”他挥舞着手中的弯刀,左右开弓,刀光闪烁,连续五六下,大象直接被砍倒在地,动弹不得。

肖娜那边一听到喊声,两个小伙子立刻冲了过来,一个猛地刺向肖娜的腹部,另一个呢?下手极其狠毒,对着肖娜的肩膀、胸口,还有头部,连砍数刀。

再看大象,可能因为刀伤太深,躺在那里已经发不出声音了。

肖娜紧紧抓住了弯刀,手上的伤口鲜血淋漓,她大声呼喊,“加代,加代。”

这一声呼喊,仿佛是生命的呼唤,如果加代没有听到,他们今晚可能就要命丧此地。

代哥一听到有人呼救,立刻带着江林和左帅冲了过去。那小子一见他们来了,转身就想逃,库尔曼也急了,赶紧叫人收起圆月弯刀,准备撤退。

代哥他们一赶到,肖娜就死死抓住了一个家伙,那小子想逃也逃不掉了。库尔曼带着一个兄弟先跑了,代哥一来就顾不上其他,从后腰抽出64式手枪,对准了肖娜抓住的那个家伙,一枪打在了他的背上,那小子直接摔了个跟头。

代哥他们一冲过来,所有人都愣住了,那些原本醉醺醺的老炮儿们也都清醒了,大家本来是出来玩的,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,心里都不好受。有人喊道:“快,快叫救护车!”

铁男他们听到喊声,立刻开车过来,把大象和肖娜抱上车,大象的肚子上,肠子都露出来了,场面十分骇人。

代哥看了看,让人拨打120,把那小子送走,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如果没人管,可能就死在这里了。

江林看了一眼,说:“哥,管他呢?”

“打电话吧,”没人愿意多说,出了人命的事,谁也不愿意沾边,赶紧打电话,120来了之后把那小子拉走,至于拉到哪个医院,没人关心。

他们被紧急送往医院,医生们立刻开始了抢救。大象已经在里面待了超过三个小时,最终被从重症监护室推出来,输液和药物同时进行,连西瓜汁都开始输上了,否则他的生命可能就悬了。

而肖娜的情况则更为严峻,尽管大象已经被推出来,她仍留在重症监护室里,代哥和其他人在外面焦急地等待,心中充满了忧虑,不知道她能否挺过这一关。

与此同时,库尔曼带着他的手下回到了他们的基地。他们都是从新疆来的,人数众多,而且彼此之间都有着紧密的联系,不是叔叔就是大爷,或者是舅舅,总之都是亲戚。

他们下面还有许多分支,加起来有一百多人。领头的是阿扎提,他要求所有成员都必须服从他的命令。他带领大家从家乡来到南方,来到广州,希望在这里开辟一片新天地,让每个人都能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无论他们来到哪个城市,首选的总是车站,其次是市场,尤其是海鲜市场。他们在这里扎根,以卖切糕和偷抢为生。有些人还经营拉面馆或烤羊肉串,大家都过得不错。

切糕,大家都听说过吧?一刀下去,价格可能就相当于一套别墅!切完之后,你买不买?如果你不买,他们就会立刻围上来,他们从不畏惧冲突,如果你不给钱,他们甚至敢对你动手!

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?敬请期待下一集的精彩内容!北京鸿泰广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